黄金城娱乐

文学作品

我心中的红五星

发布日期:2019年01月16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唐福然     来源:黄金城娱乐官网集团网站

一个人一生中总有几件大事永远不忘,我参军时军帽上佩戴的红五星至今仍然铭刻在我的心里。

那是1969年12月,我17岁,响应祖国召唤参军入伍。这一年的3月,发生了苏联入侵我国珍宝岛事件,一年中3月、12月两次征兵,战争的硝烟已经弥漫。

我们首先到公社集中,领到了第一套军装。有衬衣、衬裤、绒衣、绒裤、棉衣、棉裤、罩衣、罩裤,一到家我就把粗布棉衣扒下,面对着这么一些新衣服不知道该怎么穿,多亏家人的帮助。当我穿上全新的军装,那个神气劲,甭提多高兴了,妹妹拿来一个小镜子,上下左右的照看着,老母亲这儿摸摸那儿捏捏,一家人合不拢嘴,还没有等她们看够,我一溜烟跑出家门去“显摆”,走了东街走西街,走了南街走北街,转遍了全村。

穿上军装后在家只3天时间,我们又一次集中,这一次是真正的出征,乘坐敞篷汽车到县城,又坐闷罐火车一路向东。闷罐火车是用来拉牲口的,还有牲口的粪气味,我们这些农村子弟不在乎这些,一心想的是部队的新生活。在车上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6元,我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拿这么多钱,从脸上乐到心里。到部队后,首长说因为战备形势紧张,取消新兵连生活,直接分配到部队。面对浩瀚的东海,我们与老兵一同出操训练,一同摸爬滚打,为保卫祖国站岗放哨,感到无尚荣光。

我属于1970年1月的兵,虽然直接编入了老兵连队,但没有领章、帽徽,整天盼到1月份。终于,1月1号元旦,连队为我们新兵举行了入伍晚会,颁发了红领章、红五星、毛主席像章和为人民服务纪念章,坐在前排的班排长上台为我们新兵一个个的佩戴上,从这一天开始,我正式成为了军人。

当年,我穿的是65式草绿色军装,军帽上的帽徽由红五星组成,领边两片红领章,一身绿,三片红,《智取威虎山》中唱的“一颗红星头上戴,革命的红旗挂两边”,说的就是最为经典的65式军装,代表了那个年代的军人形象。

红五星又称红星,与红领章匹配,是红军时期军装的显著特点,65式军装在设计上突出了红军传统,强调官兵一致,而且有利于伪装隐蔽,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一个样,只是上衣多了两个侧兜。特别是红五星,红领章,象征着烈士的鲜血染成,永远鲜红明亮。毛主席多次身穿绿军装,戴红五星、红领章参加群众活动。那时候有首歌经常唱道“红星照我去战斗!”说明红星闪闪像黑夜的星光,始终照耀着前进的方向,赋予我们青春岁月昂首向上的坚强力量。为了保护好红五星、绿军装,在穿戴时人人十分爱惜,红五星有时因训练、劳动受到摩擦,我会想方设法找到红漆抹上,虽然不及原装,但也不失红色。为防军装领口磨损,我买来假领子缝上保护起来,军装洗好后还学会了使用军用茶缸土法熨皱褶的办法,使军装时时保持整洁。

入伍第一年的夏季还没有到,老兵们早早换上了的确良服装,我们新兵又像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发的确良。现在的人知道纯棉的衣服是最环保的,可那时当大家都在穿纯棉衣的时候,谁能穿上一件的确良,那一定是大家瞩目的对象,彰显洋气、档次,衬托精神、豪迈。那时国家困难,每人只有一套的确良。生活费每人每天0.45元,细粮限量,粗粮管饱,虽然生活苦点,但精神乐观,斗志昂扬。

1970年5月20日,毛主席发表《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,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!》的“五·二〇”声明,我与广大战友一起,咬破手指,用鲜血写下请战书,要求到前线援越抗美。

1974年我回家探亲,这是我参军后的第六个年头,无论走到那里,都引来无数“回头率”,这不是我长得帅,而是我身上的这身绿军装、红五星。今天,一部《芳华》电影,使65式军装再次走到了舞台中央,令无数昔日的老兵唤醒了激情燃烧岁月的记忆,打开了深深地感慨和思念。

红星闪闪放光彩,红星灿灿暖心怀,红星,我心中的红五星,永远照我去战斗。

上一条:不抱怨的世界

下一条:“鼻祖”采煤工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